一本正经摸鱼。

【旌奚】相逢相知本无意

假设林深没死。

旌奚不知道彼此身份但在一场灾难里同患难并暗恋彼此??我也不知道什么鬼了勉强凑合看吧。

occ属于我,糖渣属于你们。

糖在后面。

文笔幼儿园见谅,


静谧林间传来声响,路上车队正以诡异的速度,缓缓而行。


“前面便是分道了。”


闻言,林奚轻轻撩开帘子,阳光几缕钻入车内,那人逆光而立,仿佛令天地万物皆沦为陪衬,至少在林奚眼中,就是如此。


半刻,她敛却眉眼,不咸不淡,言语化不开的疏离冷淡“一路多谢萧公子照拂,日后若有所需,还请公子到济风堂作客。”


他微愣,似是讶于她突如其来的疏远,半晌才作揖...

【柿子夫妇】衣服问题

         除夕夜。
         天尚未黑透,街市仍旧川流不息的热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王府外马车早已备好,屋里的世子妃却还在犹豫不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这是蒙浅雪与萧平章成亲后第一次去宫宴。...



【旌奚】风过无痕

私设。
平旌感染瘟疫,林奚为其试药。
幼儿园文笔大家见谅。

-

济风堂。
林奚恹恹躺在榻上,任由医女为她喂着勺中汤药,药汤入口惹得她秀眉微蹙,半晌才出声询问“今日的药是不是少放什么药材了?”

“姑娘,药汤全按照老堂主给的方子放的,一味不少。”

她垂头靠近那碗药汤,药香萦绕鼻尖久而不去,她微怔,忽而想起师父的叮嘱。

林奚唇瓣翕动,欲要言语,眸光闪烁不停,半晌,她淡然阖上眸。

“往后的药不必送来了。”

“姑娘?”

“出去,我有些乏了。”

……

“平旌?你醒了?”

萧平旌自黑暗中挣扎醒来时,眼前见到的是大哥大嫂。

他的思绪难免有些混沌,眸中逐渐恢复清明,脸犹是大病一场的煞白。

多...

【旌奚】新年快乐

私设。
陛下盛寿。
荀氏安分。
幼儿园文笔。
一小时产物。
见谅。

-

傍晚。
过年了,虽说济风堂日常忙碌,但回家探亲的大夫却也不少。

‘叩叩叩’
有人敲响了济风堂的门。

林奚踱步前来开门,却见是萧平旌,雪纷纷扬扬飘落在他的肩头,似乎是来得很急,气息不稳。

她神色莫名,出声询问“今儿不是过年吗?你怎么不在宫里待着?”

寒风凛冽吹得他有些发抖,而他眸中盛满笑意,出声唤她“林奚。”

“嗯?”

他轻启唇瓣,寒风却将他的话语带离。

“什么?”

“萧平旌!你小子去哪!”荀飞盏的声音遥遥传来。

两人一惊,林奚眼疾手快将他拉入屋,重重地将门关上,透过缝隙望着外面寻找他的荀飞盏。

萧平旌仍有怔愣,半...

【旌奚】篇章

私设陛下盛寿,荀氏安分。
幼儿园文笔。
一生致力于写刀子从未成功过。
文笔渣见谅。


        北境狼烟再起,长林王府临危受命,身为主将的萧平旌理应赴往前线。而此前的京城局势动荡,林奚与萧平旌的婚事无奈也只是简单了事。


       长林军出征,陛下亦是亲率百官于城门相送,阵仗甚是浩大。...


【旌奚】生辰礼

私设陛下盛寿。
幼儿园文笔。


-
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冬时,初雪翩跹而至,隔日雪停,余下满城白皑,昨夜是满城风雪,今日的林奚便染上风寒,闭门谢客。


        本说今日是答应了平旌要到长林府为他过生辰,但现下怕是去不得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林奚恹恹躺在榻上,眉间是遮掩不住的疲倦病态,皱着眉喝下苦涩的药汤,眼眸带上希冀,小心翼翼唤...

【旌奚】风言风语

私设。
陛下盛寿。
荀氏安分。
幼儿园文笔。

-

京中传闻,黎老堂主要为济风堂堂主招亲了,这传闻闹得满城风雨,沸沸扬扬。

萧平旌近来很是苦恼,即便是对着大嫂烧的饭菜也是愁眉苦脸的。

“哟?这是怎么了?怎么一天到晚闷闷不乐的。”大嫂斜睨他一眼,嘴上不饶人地打趣他。

人林奚多好一姑娘,就这个傻子什么都不懂。

他闷头不语,分明是味美的菜肴,却叫他吃出一种食之无味的感觉。

大嫂轻哼一声,语气是恨铁不成钢“哼,我可听说林姑娘要招亲了。”

他刹地一顿,夹菜的手愣愣停在半空。

他大嫂叹息一声,存了心要刺激他,悠哉道“唉..这林姑娘以后啊会嫁人,生子,对别的人笑,还会烧饭给别人吃,还……”

‘啪...

【旌奚】良药苦口

有私设,ooc。
私设陛下盛寿,荀氏一族安分。
文笔幼儿园。
练笔见谅。


-


       门外烟雨蒙蒙,夏雨淅沥,水珠沿屋檐而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济风堂堂主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话语落入已是垂暮之年的老王爷耳中,虽已年迈却犹是精神焕发,不过是此间多了抹倦意,老王爷循声而去。...


© 林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